游学是非

2015-01-09 11:42:48
阅读(
调整字体
游学是非 一个美国名校游学团领队的口述实录  带的游学团最近回到上海,除了自己被加州阳光晒得像只非洲鸡外,对游学本身生出许多感慨

  游学是非 一个美国名校游学团领队的口述实录

  带的游学团最近回到上海,除了自己被加州阳光晒得像只非洲鸡外,对游学本身生出许多感慨。这些年,曾经历学生在纽约第五大道迷路,苦找4、5个小时,急得像个疯子;也曾跟随团的中学老师红过脸,不允许他们外出购物,好给孩子们做表率;还曾扮演过不招人喜欢的超级管家,当孩子们嫌太阳晒,赖在车上孵空调,不愿下车参观,我们就连哄带骗把他们弄下大巴……写这些是想说,游学有许多面外人并不知,但,这似乎并不影响游学日益膨胀的市场,以及,越来越多的是非与口水。

  我常想,我们举着小旗,带着那群稚气未脱的孩子在美国高等学府漫步,意义何在?难道仅仅是扩大美利坚高校的荷包,把我们的好孩子一批批打包送出国?孩子家长又应抱有何种心态?什么样的孩子适合游学?说些我的带团感想。

  游学不是英语学习班

  与兄长两眼一抹黑的留学不同,如今的孩子多了“打前站”的机会,他们去游学,投石问路。但,游学不是留学,不是单纯学英语,而是感受文化。技能能在短期速成,文化帮助你决定是否适合留学,适合去什么国家。

  为了在中学积攒品牌效应,我们常去中学推广项目。今年春天,我们在一所上海的名牌中学遇到这样一幕:一个可能成绩不太好的孩子递上游学申请,没想到老师脱口而出,“像你这种成绩不好的人,还好意思暑假出去白相!”在场有许多学生和家长,老师全然不顾那个学生的感受。一个强烈的想法撞击着我,我在想,中国人为什么缺少羞耻感,或许是从小被老师骂出来的!请恕我的想法偏激,这段插曲至少传递了我们现在普遍的两个误解:第一,成绩好就是好学生;第二,游学就是“白相”。

  这让我想到今年行程中的一所特殊院校——美国西点军校。这座位于西点镇的军校坐落在山林中,走进学校,好像走进一个大营地,周遭的荒野山岗都是学生的训练营地。该校采用军事化管理,参观有规定路线,由校方派人带领兼导游,不允许散客随意走动。我们的向导是名军官,这个大个头的儿子也是西点军校毕业的,他自豪地告诉我们的孩子,西点军校的录取率很低,甚至低于大家挂在嘴边的哈佛、耶鲁。这是因为西点录取的学生不仅成绩好,会玩高精尖的装备(这让不少孩子想到了美国电影中的海军陆战队、海豹突击队、拆弹部队),同时体能要高于常人。西点的毕业生完成兵役后,大多进入500强企业,企业高管相信如此意志力的孩子,更能胜任岗位挑战。

  我们的孩子从小被教育“学习好,什么都好”,访问西点军校让他们震撼很大。有人想起几年前红极一时的真人秀《学徒》,在最后环节,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普选择了西点军校国家安全与公共事务学毕业生凯利,而不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西北大学等一干名校生作为“学徒”。“这证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说法或许是错误的。”有孩子这样嘀咕。

  说这个,绝不想吹捧国外高校,而是想探讨游学的价值。游学不是留学,留学是正儿八经坐到一个大学课堂里上课。说得实际些,与兄长们两眼一抹黑的留学不同,如今孩子们多了“打前站”的机会,游学实则承载着为留学“择国”、“择校”的功能。而说得更广义些,游学是为了让孩子开阔视野。

  今年参观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我们在圣地亚哥逗留。这是美国老牌港口城市,退役的航空母舰静卧在城市的港湾里,坐落于此的美国最老五星级酒店克罗拉多大酒店暗示着城市昔日的繁华。与这座酒店相关的历史事件包括:爱迪生发明的第一个灯泡在这个酒店里使用至今,温莎公爵在这里遇见了辛普森夫人,从此“不爱江山爱美人”。这都是热心的导游带我们去看的,导游曾是华师大教授,不改老师本色,一路上给孩子们出题,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性——在集体讨论时,中国学生往往表现得不喜互动,不爱提问,导游这样做可谓用心良苦。

  记得有次导游问:“印象中的美国与实际接触到的美国有什么不同?”“本来以为美国很发达,结果旅馆的电视机很破很旧。”“没想到,这里连无线网络都不覆盖,网速还很慢!”孩子有一堆抱怨。导游笑着说,这可能是我们和美国人文化观念不同,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期的我们,接纳新鲜事物的反应很快,而形容美国人最多的是“practical”,有人翻译为“实用功利主义”,也有人说是“务实”,说直白些,他们认为东西没有坏就继续用着,所以让初来乍到者产生“陈旧感”。

  有的孩子对这种文化差异感觉新鲜有趣,也有的孩子不以为然,我觉得,这些反应承载的正是游学的一大功能——留学不是人人适用,有些孩子的性格、学习方式不适合去美国留学,他们或许适合去英国、澳洲、加拿大、日本,或留在中国。游学承载的文化功能帮助孩子们做出适合自己的学习规划。

  “最好的大学”

  耶鲁女孩的标准不是排行榜,不是SCI论文等社会公认的指标,而是她的内心标准,“在这里充实、快乐,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我们的孩子能否选择一个真正让他们快乐的学校,一段令他们快乐满足的人生?

  带团多年,我喜欢观察孩子们的参观反应。今年,我们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西点军校等,都是响当当的名字。对孩子们来说,走进名校,显然不是看楼。

  麻省理工的学生压力很大,实验室通宵达旦地开着,有个学生凌晨3点有了“灵感”,会马上发邮件告诉导师,结果导师凌晨4点就回了邮件……这些轶闻载于当地报纸,流传在街头巷尾,用当地人的话说,在这里“大家都像疯子一样在学习”。我和孩子一起听着导游的讲解,暗想,难怪这所学院一直保持它持续的学术生命力——校友、校教师中诞生出8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近20年几乎每年都有。

  涉足普林斯顿,是另一番场景,孩子们眼前是一座精美的美式小镇,即便盛夏,街头上依然能看到身着西装、打领结的银发教授,再热的天气也无法阻止他们对装束格调的追求。学术气氛似乎充满小镇每一丝空气,难怪爱因斯坦在此执教20年,并在这里发布了举世瞩目的广义相对论。

  在耶鲁,气氛又陡然改变。学校坐落于纽黑文,贫穷落后的黑人区。一个美国女孩充当我们的志愿讲解员,当我们对附近治安表示担忧时,她自豪地告诉我们一段与之相关的历史——耶鲁早就担心纽黑文的治安,但她没有抱怨社区居民文化素质低,与大学格格不入,而是决定开放大学课堂,社区的黑人妇女、老人、甚至无业游民闲着也是闲着,就坐进了大学课堂,听社会学、哲学、宗教……大学的课程在潜移默化中告诉了他们什么是羞耻感,什么是上进心,大学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改造社区,他们相信一旦人有了知识,就会懂得尊重、懂得廉耻,甚至由此缔造出“知识改变人生”的故事。如今“美国名校公开课”在国内很火爆,但耶鲁改造社区的初衷鲜为人知,耶鲁是美国最早对公众开放课程的大学。同学们对此肃然起敬,希望在他们心中就此埋下一颗尊重知识的种子。

  此外,这名学生志愿者也给孩子们留下深刻印象。她一再强调,耶鲁是美国最好的大学,“我可以参加喜欢的志愿者活动、社团、选修课,在这里我每天都很充实,快乐。”说实话,身边很少有人如此深爱自己的母校,更不敢说母校是“最好的”。再看这个耶鲁女孩,她的价值观很简单,“我快乐,所以就是最好的”,希望我们的孩子也能被感染到,找到令自己快乐的人生理想与目标。

  “游与学”的界限模糊

  “游”与“学”的界限滋生了旅行社、英语语言培训机构、留学机构、国际学校等,人人都想分杯羹。价格战横行,以低价牺牲质量甚至学生安全,时有发生。

  说了这么多,有个问题无法回避,这些年游学在国内背负了不少批评,说得最多的是——“游大于学”。说实话,如果把学理解为“坐在教室上课”的那种,有些狭隘。但,我们起初却也是这样做的。

  游学兴起于10年前,最初我们的游学团就是“学习团”,学生进入当地中学、大学,由当地学校组织暑期学校。美国课堂寓教于乐,孩子学得倒也快乐。比如上“美国历史课”,老师拿出一套美国钱币,从介绍钱币上的总统像浅显地介绍美国政经体制沿革,以及每个总统的功过。

  但,此后第二、第三年,学习团不断遇冷。印象最深的是在上海一所著名中学里,我们试探性地在学习之外加入了参观访问名校的内容,结果“学习团”无人问津,“参观团”爆满。在那所“以学习为要义”的中学里,“学习团”如此惨淡,可以窥见整个市场的反应。调研得知,家长认为平时学业已经很重,不希望游学时依然回到课堂,“太累,也没必要!”久而久之,消费者的选择形成了“游大于学”的游学态势。

  那么,如何真正通过“游”的形式,让孩子学到东西?同样去游学,该怎么看?游学市场一年比一年火爆,组织者的类型日益多样,旅行社、英语语言培训机构、留学机构、国际学校等,人人都想分羹。内行清楚,如今同行竞争日益激烈,价格战横行。家长会发现,相似线路在不同机构的报价相差很大,恶意压价时有发生。

  坦白说,低价是以牺牲质量为代价的。除了预定廉价机票、酒店、大巴外,价格差最可能体现在组织者素质上。有的领队可以从上车起就调动孩子们思考,在参观时通过他们在当地多年的生活经历给孩子们讲故事,也有的领队上车就让孩子们睡觉,下车让大家分散活动,强调一个集合时间就万事大吉。如同市场上的许多商品那样,游学产品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官方推荐,消费者最好货比三家,口耳相传的信用法则在这里普遍适用。

  当然,对家长我也有几句劝解。这么多年,游学团里的孩子多是高一、高二的学生,最小的有预备班。出发前我们总强调,给孩子至多带500-1000美金,因为全程包吃包住,这些钱足够让孩子给小伙伴购买纪念品。但家长几乎从不照做,大部分家长给孩子带2000多美金,有的临上飞机还会塞张信用卡。家长这样做,其实是给孩子布置了“购物任务”的。

  有次我问孩子们:“这些天游学开心么?”“开心!”“为什么开心呢?”我本想他们说说行程中印象最深的景点与感悟。“因为买了很多东西!”童言无忌,不知从何时起,游学团被理解为购物团,我的团里,曾有女孩在星光大道给妈妈买了那个国际知名品牌的皮包;同事团里,曾接到一个父亲的微博留言,说是给孩子塞了信用卡,嘱托他买块10万元的手表,“表买好了,怕孩子弄丢,可否由老师保管?”个别孩子全程急吼吼,就想快点去购物点。

  此外,我们建议孩子不要带昂贵的电子设备,一来怕人多手杂,二来也影响参观质量。结果我们总能在参观时发现,个别孩子到了哈佛、耶鲁、国家博物馆,直接在大门外的集合点,捧着iPad蹲在树荫下打游戏……

  这些游学团里的场景许多人不知道。我想说,游学确实能触动大部分孩子的学习斗志、扩展他们的视野,但也有因为组织者和家长引导不当,孩子游学一无所获,浪费父母的银子。市场需要多方来规整,但家长首先要明白一点,你让孩子出去游学是为了什么?